关于《局点》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一《局点》是虚构的城市传奇。它试图利用三五个年轻人之间发生的故事,展示城市生活状态下的冒险野心。他们尝试用一种经由他们自己简化的逻辑,来整理平庸的、琐碎的日常生活。一种类似于牌局的观点:所有参与这场游戏的人都是必须时刻相互猜度对方心思的对手,早一步猜到,就有机会设计出简单而有效的策略,赢过对方。在他们自己的小圈子里,他们把这种方式提高到近乎生活哲学的高度。所有的关系都必须在这样的观点下考量,亲密到情侣,也必须时刻互相观察举止神态,分析动机,猜测对方某个行为的目的。而这一切,只不过是在为自己编造“传奇”。这是最根本的“野心”,这是所有的、在各种时代以各种形式展现的年轻人的野心。古代部落里的年轻人结伴出游历险,内心想要赢得的其实只是一段可以让人吟唱的传奇歌谣。如
《好色的哈姆雷特》台湾版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目录(1)脫掉大衣的吉吉(2)畫春宮的女人們(3)巴黎春夢三十頁(4)鏡子里面有妖精(5)愛你就打你(6)吊起身子提起腿(7)小房子里好藏嬌(8)黃段子和小冊子(9)好色的哈姆雷特(10)讓我穿上你的衣(11)大的到底好不好
那件蠢事,怎么说,怎么做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  曼高古(Mangogul)苏丹得到一个魔法戒指,把它对着女人旋转,戒指上镶嵌的珠宝(Bijou,福柯坚持认为这必定还指涉她的阴器)就会开始说话,把这女人以前的风流韵事一股脑倒出来。   好吧,试试看。曼高古苏丹把戒指对准熟睡中的泰蕾丝。那只“bijou”(珠宝或者别的什么东西)说:“那事好像还在我眼前,四个钟头九次爱的证明,啊!怎样的时刻!泽蒙扎是个怎样的神人啊!”(neuf preuves d'amour en quatre heures.Ah!quels moments! que zermounzaid est un homme divin!)“九次爱的证明”云云,是古典语法,我们当然也可以译成“搞九趟”。   曼高古苏丹不满意,他想知道更多细节。他又掐掐戒指,在衣服上擦,让它更亮,璀璨的光芒照射到泰蕾丝的“bijou”上,现在,“bijou”开始用一种更富历史性的语调(d'un ton plus historique)说话。   1748年
  依我说,《69》的主角是个伪装的问题少年,矢崎剑介所遭遇的问题,一个天资超过同侪的高中生都会碰到。假如用本地教育局长的口气来评论,剑介碰到的问题,不就是课程学习和“第二课堂”之间的矛盾么?不就是“应试教育”和“素质教育”之间的矛盾么?他本来也想考医科大学,不过高中三年,他的成绩一年不如一年。他自己按照青少年心理学普及读本的思路,把学习不好的原因归纳成父母离婚、弟弟自杀、祖母生病、迷恋尼采,然后又觉得这些说法都不太对劲,最后只好说,其实就是讨厌念书。   确实没什么问题,只是他的注意力被别的什么东西吸引。不喜欢考试,可谁喜欢考试呢?不喜欢长跑,可谁会喜欢长跑呢(他们把喜欢长跑的村上春树和村上龙并列成村上组,这一点比较奇怪)?   小说名字的意思很简单,1969年。那
  普鲁斯特小说立足于“回忆”之上,而美术图像更像是记忆的“药引子”,像是勾起回忆的“hook”——其心理功能类同于“玛德莱娜小点心”。   到巴尔扎克那里,绘画作品成为小说描写的对象。这也不足为奇,“ekphrasis”(我们暂且俗气地把它翻译成“看图说话”)这个词,此刻正在脱离其古典含义,用来定义那种细致描绘图画的文体——这与图像日益变成人们日常习见的事物有关,与十九世纪美术批评的日渐专业化有关。   不过在普鲁斯特看来,这些描写很可能有一个“庸俗”的动机,那类似于炫耀,“就像一个得意洋洋的暴发户,为拥有众多名画而吹嘘”(《驳圣伯夫》)。普鲁斯特还引证大量巴尔扎克的书信,在这些信件里,巴尔扎克得意地对人描述他新近观赏过的、买下的各种古代艺术作品,以及昂贵的价格。普鲁斯特认为
 如果小说能够直接当成八卦来阅读,那么我们对阿兰·布鲁姆(Allen Bloome)的理解就会更有趣。因为据说,索尔·贝娄的《拉维尔斯坦》(Ravelstein),其主人公的原型就是这位芝加哥大学的政治哲学教授。   好吧,拉维尔斯坦身穿镶毛领的皮外套,就像一个职业杀手——就像沃克·伊文斯扫街照片中的一个危险人物。不过从image google搜到的布鲁姆照片看,他总是衣冠楚楚打着领带(拉维尔斯坦用他那本畅销书的稿酬购置昂贵的郎凡套装)。拉维尔斯坦购买奢侈品,银器瓷器,古董地毯,高级和服与昂贵音响——花钱的风格多少有些“坎普”。拉维尔斯坦喜欢糟蹋香烟,喜欢搜集小道消息,尤其是政界的内部消息,以业余的方式整理、更新和分析这些“情报”,这让他自己有一种参赞机要的良好感觉。“情报”其实多半只是一些个人隐私,但
《局点》是一个虚构的城市传奇,它出自“我”的叙述。而“我”在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,并不总是诚实的。“我”有时候想要欺骗听众,有时候甚至会欺骗自己。这不仅是因为“我”的性格当中有浮夸、自我满足的东西,更因为这是城市中某种生存状态下的生活法则——你必须为自己制造“传奇”。 《局点》也是一个有关欺骗和背叛的故事,问题在于,这些欺骗和背叛的当事人相当真诚,他们参与其中的态度极其认真。这种奇异的人生态度在这个城市的近20-30年的当代历史里,曾短暂地出现过,但现在似乎业已消失。
事情到八十年代,电影在知识界已然获得一席之地。以前,影像的知识合法性是遭到质疑的,只有博物馆里的美术作品才有资格进入学术大厅,那也是忝陪末座。不过60年代的新浪潮以降,电影升格成为艺术,布罗代尔听说他的学生想从电影文献里研究历史,也开始大力支持。 所以让·克劳德·卡里叶和达尼尔·维涅请历史学家娜塔莉·泽蒙·戴维斯(Natalie Zemon Davis)参与制作他们的电影《马丁盖尔归来》(Le Retour de Martin Guerre),做他们的历史顾问,戴维斯欣然从命。 在参赞拍摄的过程中,戴维斯大受启发。拍完电影,她很快写出一本小书,与电影同名的这本史学专著后来引起争议,或批评它“杜撰”,或盛赞其别开生面,把它判定为“后现代历史编纂学的代表作”。 情况是这样的,戴维斯在书的前言里说,眼看电影明星德帕迪约慢慢
文集《好色的哈姆雷特》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有热心朋友在豆瓣上做了页面,一起做个链接吧。http://www.douban.com/subject/3610492/[1]
“学院派世仇和性关系”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《关于美》[英]扎迪·史密斯 著 杨佩桦 聂清风 译 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10月版 “贝尔西”和“基普斯”两个家庭结下学院风格的世仇,开始于对伦勃朗艺术、对美和天才价值的不同判断和争论。十五年来,贝尔西教授和基普斯教授活动在同一个小圈子里:在相同大学的相同系科任教、在相同的杂志投稿、在同一个研讨会上用同一个讲台发言。他们俩——在作者近乎卡通化的构想里——占据着这张学术圆桌完全对立的两个弧面:贝尔西是白人,娶一位黑人太太;基普斯是黑人,太太却是白人。贝尔西想要解构、摧毁有关伦勃朗的天才神话;基普斯却认为如果不是出于天才般对美的感受力,何以解释伦勃朗作品有如神助的艺术魅力?在涉及大学政治的辩论——具体到有关校外学生入校旁听课程的争议事件中,贝尔西捍卫自由主义立场,而基普斯

habor301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最近来访( 0 )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